英伟达到底能不能成功收购Arm?

阅读时间 : 10 分钟

英伟达收购Arm能否成功?这是多方因素的结果,中国可以主动出击,争取最大的利益。而中国芯片的出路也许需要中国芯片产业界建立自己的联盟生态,各企业有竞争,更要有序的合作。

昨日(6月30日),AMD 350亿美金收购赛灵思已经获得英国批准,那么,英伟达400亿美金收购Arm已经历经了快一年,其结局将如何呢?

 

ARM被收购的历程

 

自从移动终端兴起,ARM这些年已经成为了移动领域唯一的王者,然而,其命运却起起伏伏。

 

2016年7月18日,英国芯片厂商ARM证实已经接受日本软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提出的243亿英镑(约323亿美元)的收购要约。

 

2016年9月6日,仅仅50天,不到2个月,软银成功收购ARM。在相同的愿景和抱负的感召下,双方将携手共进,致力于用技术改变世界,让生活变得更加便利、安全与充实。ARM现已成为软银集团旗下一员,双方共同的愿景和使命从未改变;业务如常,并将取得更大的成功。

 

2017年2月,ARM发布了被收购之后的首份季度财报((2016年Q4),ARM实现营收5.08亿英镑,增长幅度达到44%之高。其中销售收入25%,也是2013年以来之最,其中税前增幅53%。

 

2019年11月,ARM的东家软银集团公布了三季度财报,整个软银三季度共计亏损64亿美元,为软银集团14年来首次亏损。同期Arm财报显示,Arm亏损了1130万美元。三季度Arm整体营收为3.96亿美元,同比下降13%。

 

2020年2月,ARM公布了其2019年财年第三季度的芯片出货量:基于ARM架构的芯片出货量在该季度达到64亿颗,为历史新高。也是过去两年内第三次创下单季出货量新高。

 

根据Arm的统计,自1991年到2020年,Arm一共出货了超过了1,600亿颗Arm芯片。其中,自1991到2017年的26年其中,其出货就超过1,000亿颗。而随着智能手机和物联网的快速普及,自2017年到2020年,Arm芯片出货的速度加快,在短短的3年时间,出货量高达600多亿颗,平均每年超过220亿,也就是3年的出货量是之前26年间60%,其增长速度惊人。

 

尽管ARM的出货量和市场地位斐然,但是,ARM却是亏损的。

 

2020年8月,业界传闻ARM将被软银出售,新东家从高通、谷歌、三星又到台湾鸿海以及最热门的种子选手英伟达,整个芯片行业都被猜测了一遍。

 

2020年9月13日,NVIDIA(英伟达)和软银集团 (SoftBank Group Corp., SBG) 宣布了一项最终协议,根据此协议,NVIDIA 将以 400 亿美元的价格从软银集团和软银愿景基金(统称“软银”)收购 Arm Limited。本次交易预计将直接增加 NVIDIA 的非通用会计准则毛利率及非通用会计准则每股收益。

 

 

“AI 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为强大的技术力量,并已掀起新一波计算浪潮。”NVIDIA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黄仁勋表示,“在未来的某一天,数万亿台运行 AI 的计算机将创造出全新的物联网,其规模是当今人联网的数千倍。我们将与 Arm 强强联合,打造一家在 这个AI 时代里有优势的公司。

 

拟议中的交易需符合惯例定交条件,包括获得英国、中国、欧盟和美国监管部门的批准。交易预计将在约 18 个月内完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ARM将被NVIDIA收购,在全球IT行业掀起轩然大波,包括苹果、Intel、高通、三星、特斯拉等大部分巨头均表示反对。由于担心收购后,ARM授权供货会受到影响,他们曾联合成立“反对ARM收购联盟”,希望影响这一决策。

 

中国业界也呼声一片,包括中科院院士倪光南也表示:必须阻止,国内一定不能让英伟达成功收购ARM公司。由于美国对中国的科技打压和贸易争端,媒体界很多知名人士也谏言:不能让英伟达收购ARM,否则,中国的芯片几乎都要受制于美国。

 

2021年4月,尽管英伟达收购ARM案宣布了半年多,仍悬而未决,并面临各国监管机构的审查和批准,但是NVIDIA CEO黄仁勋明确表示,有信心在明年完成收购,也符合最初预计的18个月的期限。

 

2021年4月19日,英国政府官网发布数字大臣(Digital Secretary)奥利弗·道登的一份公共利益干预通知(Public Interest Intervention Notice),确认英国将以“国家安全”(national security)为由介入英伟达收购 ARM一事。

 

 

根据英国《2002年企业法》,数字大臣拥有“准司法权”,可出于公共利益考虑干预某些并购,以确保对英国的任何国家安全隐患进行探讨。

 

2021年6月13日,高通公司总裁兼候任CEO阿蒙(Cristiano Amon)称,如果ARM目前的所有者软银决定让该公司上市,而非出售给英伟达,那么高通将与行业其他公司一起收购ARM的股份。

 

2021年6月16日,有媒体报道:据相关知情人士称,欧洲在夏季假期结束之前,不会考虑英伟达收购ARM案的审批,调查。因此英伟达恐怕无法在明年3月份的最后期限完成收购。

 

2021年6月17日英伟达表示将于英国投入至少1亿美元资金,支持英国超算产业。

但是英国政府对此并不买账,毕竟ARM是英国为数不多的影响力较大的企业,英国自然不想让ARM落入美国手中。英国监管机构对这项收购仍持反对态度,以国家安全为由发布公益利益干预公告。

 

2021年6月21日,黄仁勋在一次会议中表示,英伟达自身发展也不错,并不是一定要买下ARM。

 

2021年6月28日,彭博社报道称,英伟达收购Arm获全球三大芯片巨头博通、联发科和Marvell的支持,这三大巨头成为了首批支持这比交易的Arm客户。

 

2021年6月30日,英国竞争和市场管理局(CMA)批准了 AMD 收购芯片厂商赛灵思(Xilinx)的计划。这一收购总价高达 350 亿美元。AMD 于 2020 年 10 月宣布了收购赛灵思都计划。两家公司的股东于 2021 年 4 月一致同意了这一笔交易。在英国之前,美国FTC委员会以及司法部等部门,也直接批准了AMD的收购。现在只需要征得中国监管部门的同意了。

 

假如收购成功,中国芯片会被卡脖子吗?

 

对于英伟达收购ARM,中国科技行业最担心的是卡脖子问题。

 

初看这个问题,不用回答就知道答案。事实也确实如此。

 

然而,从另一个角度来说,中国的芯片已经被卡脖子了,现在再讨论是否卡脖子似乎没有多大意义,如果讨论能被卡的多紧,会不会被卡死也许更有积极作用。

 

光刻机领域,我们已经并一直被制裁着。

 

芯片领域,我们根本就没有自己的核心。要有的国产芯片也是在ARM、RISC-V等指令集或者IP架构上设计而来,尽管AMD曾经与国内企业合作,但自从美国加大限制以来,也没有更深入的研发与合作了。Intel只卖芯片,不合作。

 

所以,芯片领域,我们从来就一直被卡着脖子。

 

假如英伟达收购ARM成功,英伟达作为一家美国公司,会被美国的政策所左右。业界最担心的是即使英伟达进行了承诺,任何时候不会对国际同行和对中国科技行业进行限制,但最终在美国国家政策下,这种承诺将是一张废纸。

 

譬如,现在中国企业华为,在芯片领域被美国制裁以后,在取得许可前不能购买、不能代工任何芯片。但是,最近有曝出高通可以被允许出售4G版骁龙888芯片给华为。同时,最近有小米、箩筐技术、高云半导体三家中企已经被美国撤销了制裁。

 

这就说明美国并没有完全卡死,而是在他想卡死的范围,包括哪些公司、哪些领域。因为,中国经济体量很大,发展速度既快又有持续性,中美科技经济已经水乳交融,谁也离不开谁,美国不可能也不敢全部卡死全部中国企业,真到了那一步,后果可能超出了我们分析的范围。

 

从另一方面来说,英伟达的业务遍布科技行业的各领域,不仅仅有显卡消费领域,也有工业领域,如果收购ARM,那么英伟达的芯片在消费、工业领域的供应链条将更长更复杂,其相互依存度也更高。

 

到时候,美国想随便卡别人脖子的同时也会评估给自己带来多大损失,其评估的结果估计也会更大。

 

当然,他们想卡某些企业某些领域的意愿也不会因为这个收购案而改变,哪怕ARM不被英伟达收购,美国也会通过其他渠道来限制、制裁。

 

所以,这个问题的答案是,中国企业和芯片会不会被卡脖子,并不会因为ARM姓英或者姓美,而在于我们自己。

 

中国芯片的出路在何方?

 

由于科技行业最初是在西方尤其是美国发源和兴起,中国的半导体产业尽管市场很大,应用很强,但是无论是光刻机还是CPU处理器等核心技术一直未能掌握。中国现在的很多芯片处理器(包括大厂巨头推出的)不是依赖ARM架构就是RISC-V指令集。尽管RISC-V指令集是开源的,不太可能被制裁。但是天上从来不会掉下馅饼和免费的午餐。开源有开源的盈利商业模式,无论是软件方面的Linux、RedHat,还是硬件方面的开源产品/方案,能成功普及都是因为打造了一个属于自己的生态链,使用这个开源方案的厂商都会需要在其他地方付出成本。也因此,只要有争端,在某些方面依然可能被卡脖子。

 

因此,要想打造完全自己掌控的的芯片产业,最好的方法是合作建立自己的芯片核心阵地,如果从零开始的闭环模式不太可能,可以模仿开发自己的指令集,建立真正属于自己的产业链;虽然开始会比较难,但是,RISC-V走的也不太远,如果它再发展一段时间,形成了较大的应用规模和生态链,再来谈建立自己的芯片指令集就是水中月了。

 

结语

 

2016年当软银收购ARM时,业界曾评论孙正义将垄断IoT命脉,并会赚的钵满盆满。然而,软银作为一个以投资为主的集团,却没有很好地整合ARM。虽然ARM凭着移动端的大流行得到了很大的发展,软银却没有获得相应的回报,不得不在集团与ARM均亏损的情况下出售ARM,ARM也再次面临需要投入新主还必须接受审查的尴尬境地。

 

在英国以安全为由提出对英伟达收购ARM案进行审查,欧洲也表示不会马上进行审核之际,业界表示也许中国可以“坐山观虎斗”了。

 

然而,从英美两国相继审核AMD收购赛灵思这件事上,似乎看到了他们的合作;并且黄仁勋今年初依然明确表示有信心在明年完成收购,或许他们最终都会批准。那么,中国为什么不主动出击,为此深入谈判争取更大的利益呢?

 

尽管承诺只是一张纸,但是在自己足够强大的时候,这种纸也是很有用的。

 

而中国芯片的出路也许需要中国芯片产业界建立自己的联盟生态,各企业有竞争,更要有序的合作。

分享
Average: 5 (2 votes)
版权
来源: 英伟达到底能不能成功收购Arm?
作者: Challey
许可: CC_BY_NC_ND_4_0.
原创度
8
可信度
8
分析深度
8
观点独特性
8
价值
8
8

添加新评论